首页>

科技要素如何发挥动力作用

时间:2020-09-26 13:31:47 /人气:886 ℃
科技要素如何发挥动力作用

来自白米团子00687的回答:

“知识、技术代替资本”——一种广为流传观点。阿尔温·托夫勒曾在《权力转移》中预言:随着西方社会进入信息时代,社会的主宰力量将由金钱转向知识。1982年,约翰·奈斯比特发表的《大趋势》一书中也有类似的观点,他认为:“知识是我们经济社会的驱动力”。20世纪90年代初,世界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提出:“知识的生产率将日益成为一个国家、一个行业、一家公司竞争的决定因素。”由于这种观点强调了知识、技术作为要素对于其他要素的替代性,这使得后来的一些经济学家更进一步强调科技要素在替代其他要素发挥其作用时可以改变一种投入要素的边际产量线,即随着科技投入要素的增加,边际产量不但不会递减、而且还会递增。这是“知识、技术替代资本”观点在理论经济学界的影响。但是,在我们看来,在现代经济社会中,无论你从什么样的角度强调知识、技术在生产领域中的作用都不为过,但是将科技作为生产要素与资本对立起来的观点存在严重的缺陷。简单的道理在于要素之间的替代总是有限度和有条件的,要素之间只有组合才能形成现实的生产力,脱离了其他生产要素,任何要素都不可能在生产过程中独立地发挥起作用。至于在生产过程中究竟以哪种要素为主导,这最终应该由要素所有者在经济生活中的地位来决定。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中的内生变量——新经济增长理论的观点。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出现的新经济增长理论,将知识、技术作为内生变量引入生产函数之后,经济学界对于经济增长的解释发生了全新的变化。尽管在将知识、技术内生化过程中,新增长理论的方法、模型不尽相同,但在一些基本理论方面认识基本上是一致的。第一,积累是理性个人和厂商最大化选择的结果;第二,将知识、技术内生化之后,经济增长理论的分析基础——生产函数和约束函数的形式都将会发生变化;第三,一系列数理推导之后,新增长理论的基本结论:经济增长的实现无需劳动力的增长和外生技术进步;经济增长率与人力资本存量和研究成功系数呈正相关关系;在新增长理论模型中,人力资本和实物资本是对称的。因此,人力资本和实物资本的初始存量对于经济增长有着几乎同等重要的作用。从上述新增长理论的一些结论来看,新增长经济学是将知识、技术与其他要素结合起来考察科技进步在生产过程中作用的,并且指出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是有条件的。我们认为,这些思想比起将知识、技术与资本对立的观点更为可信,也更符合实际情况。首先,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科技革命往往是在经济最为发达的国家出现的,其原因就在于经济发达国家的资本初始存量(这个初始存量既包括人力资本存量和实物资本存量)远远大于经济不发达国家,而国家间这种存量初始状况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不均等和不合理的国际经济制度所造成的。其次,将技术转化为生产的市场约束条件的突破只能依赖于全球市场容量,任何单个国家的市场容量的有限性都会对科技转化为生产要素产生最终的制约。因此,在这里我们可以利用新增长理论的某些结论来得出利用科技进步推动经济增长的政策主张,即注意资本存量的积累和利用好国际市场资源是制定我国科技发展战略的前提。科技作为生产要素的前提是科技成为商品——我们的观点。新增长理论的最大贡献在于将科技作为内生变量纳入到经济增长的分析过程。如果我们假释市场经济的生产过程就是现代社会的生产的一般过程,那么,新增长理论中关于科技要素在生产过程中的作用或贡献的分析结论基本是可信的和合理的。但这类分析实际上只是完成了科技商品的使用价值在生产过程中的作用的技术性分析。如果我们将科技作为商品的价值分析补充进市场经济的生产过程的话,那么新增长理论中关于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性技术的一些约束条件的结论就将被进一步修正,而修正的内容更多地反应在制度创新方面。将科技作为商品来看待,那么它的价值部分首先包括生产这种商品的成本。作为公共产品的科技的非排他性决定了私人投资者不可能通过科技的运用而产生商业利润,这也就决定了科技对于经济增长不可能作为独立的要素发挥其作用,而只是作为政府公共产品投资发挥其外部经济效应。这也就是为什么科技作为推动生产的重要因素在相当长时期中未能纳入规范经济学分析的视野的原因。但是,如果要将科技作为要素纳入进经济学的分析视野的话,需要的不仅仅是对科技作用的承认,更为重要的是在制度上解决科技投入初期的非赢利性和市场经济赢利原则的悖论。这不是一个技术性问题,而是一个制度安排问题。任何可再生要素的价值的衡量都与其在生产过程中的使用价值有关,但是,科技产品与其他要素所不同的是对科技产品的生产本身意味着对传统技术的突破。因此,它对于物质生产的贡献不能用逆推的方法来衡量,而要用前瞻的方法来预期。


乐豪发游戏|易胜博ysb8下载|网站地图